无法抓取的逝去——Be Right Back

假期的最后几天,内容重复的科技资讯看得快要呕吐,于是打算换换口味改去看点别的.

不知道是哪个网站最先提到的Black Mirror(反正不是ifanr,他们动作太慢了),查询之后,最近新播的Black Mirror第二季第一集Be Right Back的情节引起了我的兴趣:

转瞬即回 Be Right Back
Hayley Atwell在本集中扮演Martha,她的男友Ash是个社会媒体(社交媒体)迷,几乎天天泡在Twitter、Facebook这类网站上。在Martha的劝说下,Ash同意和她搬到一个偏僻的小屋去住。糟糕的是,Ash不幸遇难。在Ash的葬礼上,Martha的朋友Sarah称她们可以利用Ash生前在社会媒体上留下的「生活轨迹」再造一个「真实」的、具有「人工智能」的Ash。一开始Martha认为这个想法太不可思议,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在此之后,Martha很快发现自己怀孕了。人工智能Ash给Martha写来很多邮件,Martha决定回复其中的一封。这个「死后重生」的Ash会作何反应呢?

——百度百科

使用社交网络的数据创造一个已故之人的AI,听起来挺有意思但也足够恐怖的.如果你在社交网络中暴露出的内容足够真实,能造出一个你来吗?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了昨天李开复转的一条PO:

【英公司开发APP:可替离世者发微博】伦敦一公司开发了一款名叫“LivesOn”的APP,可以在人离世后继续帮忙发微博。据悉,这款APP会分析Ta生前微博的语法、了解Ta的喜好,然后按照相同风格为Ta继续发微博。这款APP将于三月与公众见面。

又是英国!估计这款应用会因为Be Right Back火一把.

我抱着浓厚的兴趣看完了45分钟的片子,剩下的只有淡淡的忧伤.

在Ash遇难后,Mar无法接受失去男友的现实,她的朋友帮她注册了一个收集社交网络资料创造AI的程序,不久之后,一个Ash AI诞生了,他能够用Ash的说法方式来进行文字交流,如果你提供的影音资料够多,他甚至还能和你在电话中聊天.Mar没能逃离这种诱惑,她陷入了这个AI制造的虚幻之中,她不断的给程序提供Ash生前的资料,以便AI能够更像Ash本人.结果就是,一个仿生的Ash诞生了,虽然一开始Mar很彷徨,但她还是接受了这个Ash.直到她发现AI永远无法代替真人,他不是那个Ash!

仿生Ash被Mar关进了阁楼,就像Ash的母亲将她已故家人的照片放在阁楼一样.Mar生下了Ash的女儿,年幼的女儿可能是不知道这个阁楼中的Ash就是她生父Ash的资料集合体吧,于是就出现了上阁楼与Ash AI分蛋糕吃的情景.Mar的心情却是一种难言的复杂.

几天前看到过一篇短讯,标题是《大脑是不可计算的》:

杜克大学的著名神经学家Miguel Nicolelis认为,计算机永远不可能复制人类大脑,Ray Kurzweil的技术奇点将不可能会发生。技术奇点指的是计算机超级智慧出现,从而彻底颠覆人类世界,Kurzweil预言奇点将在2045年左右到来。Nicolelis说,大脑是不可计算的,没有工程技术能复制大脑。Kurzweil的梦想是无稽之谈,向计算机下载大脑思想永远不会发生。他在AAAS年会上说,有许多人在兜售用计算机模拟大脑这个想法。Nicolelis相信人类意识不可能在硅芯片上复制出来,他认为人类将会同化计算机,将计算机变成人体的一部分去感知X射线,或远程操作机器。计算机始终只是人类的工具。

Miguel Nicolelis的这种观点我是不敢苟同,现在科技发展迅速,在遥远的未来计算机复制人类大脑不是不可能.就好比Be Right Back中的AI程序,一旦有了充足的数据来源,进行机器学习,是会渐渐接近人类的.若是能将人脑中的所有信息都数据化,让机器明白人脑的思维逻辑,一切都是可能的.

AI的Ash没能像真正一样的Ash一样活着,就是因为它缺少至关重要的数据,Ash的隐私,即他的思想.由于AI的数据都是由社交网络和Mar提供的,都是被数据化的表面特征,于是AI只能做到模仿Ash,无法代替真正的Ash.这便是这篇文章的标题——”无法抓取的逝去”的由来了.

基于这个思路,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格的复杂度,未来AI的智慧由人类人工去制作一个完整的人格已经几乎不可能,只能向着移植和组合人格的方向去发展.若是移植人格,就有可能产生道德和伦理上的问题,这也是要尽量避免的.

若是计算机学和生物学真的发展到了这么强大的地步,可能真如Ray Kurzweil所说,将彻底颠覆人类世界吧.无论世界将变得怎样,我都期待着这个时代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