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考虚拟之前, 不妨试试去认识真实

从小到大, 我时常会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想起一系列问题: 是什么让我们感到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为什么我会产生真实感?

刚刚我拆开糖果蛋糕包装时, 这些问题再次冒了出来.

是什么让我产生了真实感?

是我手接触蛋糕包装时的触觉? 还是我拆开包装将包装纸放在桌上产生的些微声响?

我始终没有找到答案.

我认为这个问题并不像缸中之脑一样无法找到答案, 即使在缸中之脑中, 我们也是可以产生真实感的, 只是这真实感的来源并不真实.

即使是假的真实, 我也想明白.

如果我能解决真实感的产生原因, 或许就能更加深刻地去认识虚拟, 我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我也总是渴望着有人能够揭开谜题的答案.

大概是两、三年之前, 我开始偶尔会陷入一种虚无主义的精神状态(最开始我是不知道虚无主义的, 后来才发现是虚无主义), 我会觉得我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无意义的, 甚至我的存在本身, 这个世界本身的存在都是无意义的, 每一个人, 每个生物都只是在苟活着, 它们活着是因为它们处于活着的状态, 死了是因为它们处于死了的状态, 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 其实都毫无所谓. 处于这种精神状态时, 我感到我是在空中凝视着自己以及周围的一切, 就好像上帝视角, 而我自己, 实际上是在游戏人生, 即使大地裂开, 岩浆喷涌, 我当即死去, 与我有关的人当即死去, 与我无关的当即死去, 这都是可以接受的, 换句话说, 没有什么是不可接受的.

有一种疾病, 失实症, 我在 Wiki 上看了一下描述, 跟我完全不符. 我想, 我单纯只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这种虚无主义状态.

从我很多年前在寻求事物的意义时开始, 也许就已经为这种精神状态埋下了种子, 种子生根发芽慢慢地把我转变成了一个虚无主义者, 我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事情.

有的时候, 我发现意识到虚假能够帮助我认识真实, 这是一个本末倒置的想法, 但确实可行. 我想起今天看到的一个初音ミク - Hand in Hand 的游戏 PV, 我看到人物和场景的建模是如此完美, 舞蹈设计优秀, 分镜水平高超, 你能看到的一切都在以最优状态表演, 可只需一眼就能意识到这是假的, 一切都是虚拟的造物.

于是又诞生了另一个问题, 贴近现实以假乱真的虚拟和弥补现实超越真实的虚拟, 哪一种才是终极的虚拟?

我在《神秘海域4: 盗贼末路》游戏杂谈提到:

毫不夸张的说, 神海4的画面已经不止是贴近现实, 甚至可以说是超越现实了, 这不由得让我展望起VR普及后的将来, 追求画面效果的游戏必然会进化到更高的层次, 也许到那时, 身临其境的体验就足以让我们忘记游戏性, 足以让这些游戏脱离作为游戏的定义束缚, 分化为新的艺术形式.

虽然实际上我是在讽刺神海4没有游戏性, 但我也在表达自己想法的同时发现了一些东西: 对于画面应该怎么展现而言, 似乎游戏开发商给出的一致答案都是——超越现实.

游戏界其实根本没有几个人在想着把游戏画面做得怎么怎么真实, 他们在想的实际上是——该怎么怎么把画面做得牛逼酷炫有格调, 而把真实和虚拟混合起来, 就是他们目前发现的超越真实的方法.

现实世界中也有人在尝试超越真实, 为此专门诞生了一个词, 游戏化. 实验表明, 通过将一件事游戏化, 可以对参与这件事的人产生激励, 而游戏化对人能够产生的激励甚至超过了物质奖励能够到达的效果. 在游戏化的不少实例中, 虚拟都成功超越了现实. 这是不是表明, 人类本质上更倾向于生活在虚拟之中呢? 今年夏天 LBS + AR 游戏 PKGO 风靡全球, 以及人们对于 VR 世界的狂热, 似乎都在暗示着这一点.

不管人类本质上是否更倾向于生活在虚拟之中, 以上都在表明另一个事实: 弥补现实超越真实的虚拟, 才是终极的虚拟.

而和终极的虚拟站在对立面的, 必然是终极的真实,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我意识到极致的虚假时, 能够很快地让自己感受到现实的原因.

那么是什么让我产生真实感? 难道是虚假吗? 直觉告诉我, 肯定不是这样, 倘若如此, 就太没有道理可言了.

写到这里, 我发现自己常常会将一些词混用.

虚无对应存在.

虚拟对应真实.

虚幻对应现实(实际上是不准确的, 理想对应的才是现实).

这三对词看起来隐隐约约有着联系, 理性会告诉我它们作为词语都有着独自的含义, 可我却会不知不觉将它们混用, 这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我的语文水平不好? 不, 不太可能吧.

虚无、虚拟、虚幻这三个词是有共性的, 它们表示的都是同一个抽象的概念, 但汉语没有一个准确的词可以描述这份共性.

存在、真实、现实这三个词是有共性的, 它们表示的都是同一个抽象的概念, 但汉语没有一个准确的词可以描述这份共性.

因为这隐约存在的概念共性, 我才会不知不觉认为它们是可以混用的, 即使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它.

所以"是什么让我产生了真实感?"这个问题实际上可以变成:

人是怎么认识到自己接触到的事物是真实存在于现实的这一事实的? 怎么证明这一点?

这就让原本问题的复杂程度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 但也使得我能够更好的认识这个问题.

现在问题中有了更多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概念, 要解决这个问题, 就要先解决另一个问题:

人类能够探索自己无法描述的概念吗?

然后又是一个新问题:

概念是什么?

这个问题对于哲学白痴的我, 显然有些终极了.

我找到了萨特的《存在与虚无》, 但愿能从中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