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itness(见证者) 个人评测

The Witness是一款令人难以置信的游戏, 要拿它作为评测的对象真是...太难了, 无论通关拿到评测的资格, 还是介绍它在游戏设计上的精髓, 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甚至很难找到准确的词汇去描述我在The Witness中的经历和它带给我的感受.

文章中存在剧透的部分会提前注明, 请放心阅读.

文中的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告知.

游戏门槛: 由游戏选择玩家

在正式开始评测前, 请允许我啰嗦几句, 独立游戏和3A游戏不同, 在盈利方面上没有很明确的目的性, 再加上独立游戏的作者们大多是核心游戏玩家, 所以往往会在游戏之初便设立一些门槛, 筛掉一部分玩家.

我要写在最前面的便是这款游戏设立的无形门槛, 这些门槛有的纯粹是本作设计上的问题, 有的是故意的, 简直了.

生理上的门槛

不建议色盲色弱人士玩The Witness: 游戏中的解谜会依赖于各种颜色, 而游戏本身没有为色盲色弱人士准备特别的解谜途径, 所以很遗憾, 你们无法很好的享受它, 那么干脆不玩也是好的.

不建议患有幽闭恐惧症的玩家玩The Witness: 这款游戏的部分场景不但封闭, 还会让人感到十分压抑.

另外, 癫痫患者最好不要玩The Witness: 别看游戏的宣传片人畜无害的样子, 该闪烁的地方还是有, 为了你的生命健康, 最好不要碰这款游戏.

适应上的门槛

不推荐没有任何解谜类游戏经验的玩家玩The Witness: 游戏的谜题很难, 难到在解谜游戏中至少可以排在中等偏上的位置, 除了解谜之外游戏也没有什么别的玩法, 如果你无法忍受枯燥烧脑的解谜, 最好不要碰这款游戏, 它很可能会给你带来糟糕的回忆.

不推荐曾经在其他第一人称视角游戏中出现过3D眩晕的玩家玩The Witness: 游戏的设计存在问题, 为什么不把这个作为生理上的门槛呢? 因为即使是那些平时没有3D眩晕的玩家, 也普遍有在游玩这款游戏30~60分钟后感到恶心的情况. 游戏过低的FOV、过度饱和的颜色与不稳定的FPS是眩晕现象的根源, 游戏的制作团队目前已经在积极解决眩晕问题, 但从结果来看, 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效.

上面说的这几道门槛基本囊括了目前Steam上The Witness差评的来源, 大部分差评的游戏时间都低于两个小时, 而游戏的好评率基本是和游戏时间成正比的.

根据我的观察, 玩家一般能在The Witness的前1小时游戏内容中了解到自己是否能适应这款游戏. 即使你是追随着作者Jonathan Blow的神作Braid的光辉而跟进The Witness的解谜类游戏老玩家, 在游戏里, 该晕的还是得晕, 该吐的还是得吐. 不得不说因为游戏的这几道坎大大的缩小了游戏的受众的范围.

如果你打算购买试玩这款游戏, 那么请把游戏的游玩时间限制在Steam的2小时退款时间限制内(PS4的话就当我没说吧), 如果感到不适, 及时退款是个不错的选择.

游戏流程: 空间非线性设计与纯粹解谜

游戏开始玩家会在一个密闭的舱内出现, 按照游戏的操作提示向前走玩家会遇到本作的第一个谜题, 这是玩家第一次接触到本作唯一的谜题的解决模式——一笔画, 对,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调侃The Witness是个划屏解锁模拟器的原因了. 最开始的这些谜题真的是非常简单, 简单到会让人觉得觉得这个游戏的后续谜题也同样无聊透顶的程度. 在解决掉初始的教学区域的谜题之后, 我们打开一扇大门走了出去, 正式开始了岛屿的探索之旅.

The Witness是一个开放世界游戏, 它的游戏流程是非线性的, 玩家可以随时放弃当前正在解的谜题, 跑到整个岛屿的另一个角落去解别的谜题. 走出教学区域后, 有很多个地点可供玩家选择, 整个游戏的岛屿被不同的景色划分成了十一块各有特色的区域, 每个区域的谜题都是新鲜和充满挑战性的, 玩家到这个时候可能已经磨拳擦掌准备开始动手解开这些区域的谜题了.

在解开一些谜题以后, 不用其他人提醒, 玩家就能理解到整个游戏的所有谜题都将是以一笔画的形式出现了, 另外这些一笔画谜题都会直接呈现在一块面板上, 各个面板通过电线相连, 解开一个面板的谜题后, 电线就会通电, 循着电线向前走, 就会找到下一个谜题, 省去了玩家寻找谜题的功夫. 看来作者只是纯粹的想让我们玩解谜而已, 我们不用像一些解谜游戏里那样漫无目的地到处乱点, 生怕错过了什么自己没发现的. 在The Witness里, 谜题给的就是这么直接, 剩下的问题就只是该如何解开它了.

在玩家解完第一个区域的谜题后, 会从地底露出一台机器, 机器会将一束激光射向了岛屿远处的雪山顶部. 如果跑到雪山上, 会发现雪山就是整个游戏的最终关卡, 雪山上的谜题被设置了七道锁, 每一道锁对应一束机关, 玩家需要在The Witness中解决至少七个区域的谜题才能激活雪山的谜题——如果不激活前置的谜题, 就无法更进一步.

前往第二个谜题区域解谜的时候, 玩家会发现了游戏所谓的非线性仅仅是选择空间上的非线性, 还是有很多地方得完全按照线性解谜的流程来, 比方说每一块区域其实都是一个单独的线性解谜关卡. 虽然开发团队把游戏的全部谜题拆分成了很多区域, 但除非真的卡关很久, 否则玩家也不会轻易放下当前区域的谜题. 另外, 玩家还会发现游戏内有一些谜题需要完成其他区域后才能知道解谜方法的前置条件, 这说明The Witness在空间非线性的关卡设计下还是有着一定的线性流程, 只不过这些谜题有的相互嵌套, 在庞大的世界面前被渐渐淡化.

这个游戏的游戏流程机制就这么简单了, 概括起来说, 就是完成至少7处区域性谜题射出至少7束激光——前往雪山解开雪山的谜题——游戏通关. 讲真, 作为一款解谜游戏, 还是有些循规蹈矩的.

图注: 网友的锁屏创意.

游戏谜题: 烧脑的背后是直觉与洞察力的双重考验

为了不产生不必要的剧透, 我无法将游戏谜题的条件/解法/模式写出来, 了解一款游戏最好的方式还是亲身体验它, 我在这里写下的文字, 在实际的体验面前也将是空洞和乏力的, 有一些东西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 所以这块内容我只能泛泛而谈, 但愿能对你有帮助.

本作的谜题设计极为出色, Jonathan Blow对于谜题的天才早在他8年前开天辟地的Braid里就已经得到了证明, 你不需要对本作的谜题质量有任何的怀疑.

如果只看过The Witness在发行前放出的试玩视频, 或者只体验了游戏的前30分钟内容, 也许觉得这个游戏简直简单得可笑了——所有的谜题都是"一笔画"的形式, 看起来连3岁小孩都会. 但是,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小小的"一笔画", 因为游戏中的绝大部分时候, "一笔画"只是你解谜题的形式, 对The Witness这款游戏而言, 看透谜题比解谜可要困难得多, 表面上的"一笔画"解谜, 深处暗藏着的是种种复杂而又有趣的规则.

由于解决游戏谜题的前置条件不清晰, 以及部分题目对多种谜题规则的综合, 很多时候玩家是不能在第一次遇见谜题时就有能力解决的, 游戏在几个区域里其实都安排了教学的关卡, 使得玩家只要足够耐心寻找就能够自己总结和学习出一类谜题的解谜规律, 连我这样只玩过几个解谜游戏的玩家都能通关. 但即便如此, The Witness的一些解谜仍然是极度烧脑的, 在这些烧脑的谜题背后, 是对玩家的直觉与洞察力的双重考验, 在关键时刻我还是常常会卡关卡得无地自容, 以至于我总结出一条规律去概括The Witness与玩家的相性: The Witness的解谜是轻逻辑推理, 重总结归纳和探索发现(当然这也只是表面现象, 之后我会详细解释), 玩家的直觉和洞察力越强, 解谜效率就越高, 就越适合这款游戏.

我们知道, 直觉是专家的能力, 洞察力是艺术家的专长, 这两种技能也会同时出现在创意领域的脑力劳动者和其他右脑功能更为发达(这个描述在认知神经科学领域并不准确, 这里只是作为曾经被描述为右脑优势的功能的指代)的人——比如解谜游戏爱好者身上. 在The Witness的许多谜题中, 大脑的直觉将充分地运用模式匹配的功能, 越过你主动的逻辑分析和推理过程, 直接将谜题的答案浮现在你眼前, 即使是你之前没能解决的谜题, 直觉往往也会在之后以"灵光一闪"的形式将答案偷偷解出后告诉你, 从极端依赖直觉这一点上看, The Witness的空间非线性设计是极其精妙的, 在实际的游戏过程中, 的确在卡关严重时会跑去做其他的题目, 而原来没解开题目的答案会莫名其妙地跑进我们的思维里, 可以说直觉为高效率地解题创造了十分有力的条件. 洞察力在游戏中的重要程度也非同小可, 如果说直觉是The Witness中总结解谜模式和提升解谜速度的力量, 洞察力就是The Witness中发现谜题和洞悉谜题条件的力量, 游戏的谜题隐藏了太多秘密, 没有足够的洞察力会让你在开始解谜之前就想要放弃, 而且在之后提到剧透的部分, 洞察力会变得更加重要.

The Witness和很多解谜游戏在流程上有着相仿之处, 但在谜题的本质上是有所区别甚至是反解谜游戏的. 也许Jonathan Blow一开始就本着教育游戏设计者的目的, 没打算把这款游戏做给所有人玩. 体验过本作后期的谜题就会知道, 想要让大部分玩家都接受这款游戏的谜题难度是不太可能的. 这也是我不推荐没有解谜游戏经验的人玩它的原因.

我当然也不是说没有足够的直觉和洞察力的玩家不能或是不该玩这款游戏, 只是这可能会付出比你预期的更多的时间(就像我一样), 而在这款游戏里付出的(浪费的)时间, 可能导致玩家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 用极端一点的说法就是, 我认为在游戏过程中出现眩晕的一部分玩家并不是因为视觉上的原因而产生眩晕, 而是在解题的过程中左脑优势的主动分析型思维对部分谜题产生了抗拒, 而右脑优势功能平时没有受到充分锻炼, 大脑无法释放解谜过程带来的烦躁和压力, 导致了潜意识对游戏本身的抗拒, 这之后身体就开始准备产生排斥反应, 继而产生眩晕的症状, 这样也能对那些平时不晕3D的玩家出现眩晕的现象作出一个解释.

不过, 过高的难度也并非没有优势, 至少The Witness在"纳奇斯(Naches)"上做得和Braid一样好, 玩家在指引其他玩家走向成功时会产生一种绝伦的骄傲感. TED演讲者、著名未来学家简 • 麦戈尼格尔(Jane McGonigal) 在他的著作《游戏改变世界: 游戏化如何让现实变得更美好(Reality is Broken: Why Games Make Us Better and How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中是这样描述Braid的, 同样也适用于The Witness:

纳奇斯是依地语,指的是我们教导或指点的某人成功时,我们产生的骄傲爆棚感,它的排名仅次于“惊喜”和“自豪”。对自己的成功,我们很少说“骄傲爆棚”,但我们会为别人的成功“骄傲爆棚”。这种语言表达暗示了,纳奇斯的感受比个人自豪感更具爆发力。

由独立游戏开发人员乔纳森·布洛(Jonathan Blow)设计的《时空幻境》(Braid)就是这种现象的绝佳案例,这是个以困难而闻名的解谜游戏。为了救出公主,玩家必须努力通过37个满是怪物的谜题房间。这款单机游戏最初得到的评论全是赞美,但很多评论员也担心,对谜题太过依赖限制了重玩游戏的价值。有位评论员写道,只要你解开了一个谜题,“就没有动力再来一回了”。

但来自玩家博客和论坛的大量传言证据表明,为了产生纳奇斯,玩家们会重玩《时空幻境》。他们似乎很乐意看着朋友和家人努力解开每一个谜题时恍然大悟的样子,在后者碰到游戏中令人沮丧的心理挑战时,他们会提供意见和积极的鼓励。

我想表达的另一个意思其实是——即使你在游戏中通过其他人的帮助解开了谜题, 也没什么关系, 这反而促成了游戏更好的体验. The Witness的谜题很难, 每个亲身体验过的玩家都知道这一点, 没有人规定玩The Witness不能有其他人的帮助, 即使是偶尔地查看攻略, 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据我所知, 有相当一部分玩家在游戏的过程中使用了外力的帮助, 包括但不限于用Photoshop合成图像、查看攻略、手机拍照、通过纸笔记录等等.

无论如何, 我在游戏过程中完全折服于Jonathan Blow在The Witness中表现出的惊人的设计谜题的能力, 如果硬要给The Witness的谜题设计打一个分数, 那就只能打满分了, 毫不夸张的说, 在游戏谜题的设计上, Jonathan Blow现在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 无人能出其右. 这同样代表着, 作为一款解谜游戏, The Witness的水平是登峰造极的.

游戏缺陷: 我们是卷入作者自High的观光客

如果说这个游戏亏本了, 我不会感到丝毫的惊讶. The Witness用了8年时间开发, 这太长了, 如此之久的开发时间对于3A级游戏而言也是无法被原谅的. 8年的时间换来的是巨额的制作成本——Jonathan Blow在The Witness上耗尽了他从Braid上赚到的几百万美元. 我不知道Jonathan Blow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给游戏设定的40美元定价, 无疑表现出了他想要回收开发成本的愿望, 但实际的游戏体验似乎在告诉我, 作者可能更加沉醉于开发游戏过程中的自High和伴随着的风险.

为什么我这么说?

首先, The Witness作为一款定价40美元的解谜游戏竟然没有BGM! 在游戏的第一个宣传视频里, Escape Artist作为BGM响起的那一刻一定抓住了不少玩家的心, 可游戏里却没有任何BGM, WTF?

这让我非常不解. 我不知道是不是像一些人说的音乐对解谜的过程会有负面影响, 反正我是无法容忍The Witness把海浪和风声这种环境音效代替BGM的行为的. 我觉得没有BGM这个问题应该归结到作者没能把握住开发节奏, 归结到他对人力和财力的浪费上. 相信很多玩过游戏的玩家跟我一样无法理解这个事情. 毫不掩饰的说, 没有BGM是The Witness带来的烦躁和幽闭恐惧的重要来源, 作者根本没有理由取消BGM, 我只能认定这一切都是出自他的偏执, 如果说是因为没有资金才没有BGM, 我是不相信的.

根据我的测试, 自己播放音乐来玩游戏, 能够有效缓解The Witness游戏过程的孤独感和遭遇困境时的烦躁情绪.

其次, The Witness的美术风格并不够好, 完全没有考虑到玩家适应能力的差异. 确实, 这游戏的画面单独拿出来独树一帜, 我在游戏过程中截取了大量的图片, 几乎每一张都能以游戏摄影作品的水平来看待, 但真的能说它很好吗? 不见得,游戏的画面提供的是动态的体验, The Witness的画面在长时间的游戏过程中, 对玩家并不友好.

一方面, 游戏一尘不染的场景和高饱和度的色调会很快使玩家审美疲劳, 加上较低的FOV, The Witness使玩家的前庭系统处于一种游离在真实与虚幻间的虐待之中, 这是导致眩晕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 游戏的优化非常糟糕, 从游戏的配置需求上就可以发现, 这款游戏对GPU的要求很奇怪, 最低配置是Intel HD 4000系列, 最高配置是GeForce 780(注意, 不存在GeForce 780这张显卡, 应为GTX780). 事实上, 你在玩游戏时基本都是CPU风扇在痛苦的鸣叫, 这让人怀疑The Witness的游戏引擎是自研的, 这也就能解释较长的开发周期和庞大资金的去向了. 这种糟糕的优化带来的是不稳定甚至是较低的FPS, 这极易导致眩晕. 据说作者要把这个引擎沿用到下一部作品里, 但愿那时优化和画面都能得到改进.

回过头来再说游戏谜题本身, 游戏的谜题很难出成就感, 因为谜题的数量将近700道, 在解完一道题目后, 很快你就会陷入下一道难题之中, 玩家在繁杂的谜题中难以受到鼓舞. 这对玩家的内心其实是一种拷问, 辜负了玩家不想半途而废的心和通关游戏的渴望, 可以说是设计的败笔所在, 而画面和BGM的问题更是加重了游戏过程中的平淡和孤寂, 几个差的部分相互叠加, 使得差得部分变得更差, 这在我体验游戏之前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最后, 也是整个游戏最令人不解的一点——这个游戏他妈到底想说什么?

这是我和现在绝大部分已经通关的玩家最不能理解的事情, 我决定把这个问题作为独立的一段, 下面, 让我细细道来.

接下来的内容可能涉及一定量的剧透, 其中大部分的剧透相较游戏的终极谜团而言其实无伤大雅, 特别严重的剧透我会再次给出警告, 如果你对剧透很敏感, 请直接跳至文章最后的总结部分, 这篇评测就算到此结束了.

终极谜团: The Witness的隐喻

除了游戏的谜题和沿途的风景, The Witness实际上还藏着一些别的东西, 这些东西不再需要直觉这种归纳推理的能力, 而是需要你的演绎推理功能重新上线并满载运转. 这些别的东西, 包括但不限于游戏中在地上可以发现的录音机、风车底下的放映厅中的影片和游戏中各种各样的石像.

The Witness中的录音遍布了整个岛屿, 而几乎每段录音都只是说些不明所以的话, 每段话最后都是以一个人物结尾, 其中大多是有名人, 我这方面的阅历确实不够, 还不能分清哪些是杜撰的, 哪些是这些名人真实的语录. 我只知道这些录音普遍非常啰嗦, 常常把同一个概念翻来覆去的重复一遍又一遍, 而且似乎总是具有哲学意味. 如果玩家在游戏中过分在意这些语音想要表达出的意思, 那恐怕只会导致神经衰弱了.

风车底下的放映厅中的影片也是同样地令人迷惑, 这是The Witness世界的岛屿上的一座功能性建筑, 通过解谜使风车发电后, 可以进入风车底下的放映厅观赏视频影片——当然, 影片不会轻易播放, 想要播放影片需要提供游戏中一种"一笔画"形式的密码. 这些包含密码的图纸散布在游戏的多个地方, 通常都是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 而打开这种封闭房间往往就意味着你必须解开一个比较棘手的谜题. 放映厅里总共有6段影片, 每一段都莫名其妙, 而且多数都冗长至极, 光是看这些视频你就可以在游戏里消磨不少时光(如果你真的看得下去的话). 值得留意的是其中一个自传性质的影片, 游戏画面是一个月球移动, 最终形成日全食的过程, 而音频则是讨论到了游戏设计和谜题设计, 尤其是其中对于莎士比亚的身世之谜的叙述, 令我很是在意. 这几个影片仿佛都在暗示, 游戏中存在着深不见底的秘密.

The Witness中的石像相比其他的东西, 输出的信息可少多了, 这些石像的存在本身就是无法理解的, 有的石像和场景或是其他的石像, 会在游戏中的某个角度下产生联系, 这些发现非常有意思, 玩家也确实热衷于寻找这些联系, 但就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 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信息, 我们依然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游戏的第一次通关, 可以说是令人感到困惑的, 这是一个相当有难度的解谜类游戏, 普通结局的关底谜题设计得也确实很有新意, 但是, 通关后, 我们对这个游戏世界还是一无所知, 甚至可以说进入了更深层次的困惑之中.

游戏的通关是这样的, 当你收集到了7束以上的激光, 到达雪山之巅, 你就可以解开雪山的机关, 突破层层谜题进入雪山的底部, 最后来到山脚下的海岸边, 那里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色笼子. 你走了进去, 笼子关上门并浮了起来, 你漂浮在空中凝视着全岛, 笼子载着你飞过岛屿上一个又一个的风景区, 在这飞行的过程中笼子的颜色也渐渐消失不见, 最终你回到了游戏的起点——那个我们根本对其一无所知的舱内, 一旁的游戏旁白说着类似于"你是一个幽灵, 而这是一场梦"的鬼话, 这些话就像游戏中的任何一个影片和语音说的话一样, 虚无缥缈, 莫名其妙. 然后游戏自动关闭了, 对于这个令人完全无法理解的游戏结局, 我着实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同时我的内心是充满恐惧的, 因为我发现自己对这个游戏描绘出的世界一无所知. 再次打开游戏, 已经回到了游戏最初的地方, 同时也给我新建了一个空白的存档, 这究竟是游戏的二周目还是一周目的从头再来, 我无从分辨, 个人倾向于后者.

仅仅就游戏通关而言, 想要对The Witness产生了解是完全不够的, 若是在此处停下脚步, 其实也无可厚非, 倒不如说, 我更建议玩家就此停手.

在第一批玩家通关游戏后, 各个与The Witness有关的社区都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玩家们互相交换了意见, 汇集出了一些重要的情报:

  1. 游戏中除了直接展示给玩家的谜题以外, 还存在着隐藏的谜题, 而游戏内的黑色的方尖碑上会显示这些隐藏谜题的解决进度.

  2. 收集满11束激光, 可以打开雪山底部的隐藏房间, 房间内是本作的隐藏成就.

隐藏谜题的存在无疑点燃了玩家们的激情, 不断地有人发现新的谜题并传到网上, 这些隐藏的谜题多是与环境有关, 在某个角度观察游戏的环境, 会发现画面中的成分此时与"一笔画"的谜题是一样的, 当玩家尝试点击"一笔画"的入口后, 游戏画面也会给出特效以反馈, 这是令人兴奋的, 玩家们可以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发现隐藏在游戏深处的秘密. 这些隐藏谜题基本就是纯粹的把线连上, 但发现谜题本身是极其困难的, 有的谜题需要借助天时地利, 玩家的洞察力和逻辑推理能力在此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很快游戏的环境谜题就被挖掘得差不多了——有一百多道(虽然我玩到一半就发现过这类谜题, 但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 不少环境谜题都把脑洞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在此你会再一次感受到作者Jonathan Blow对于谜题设计的强大力量, 拜服在他的鬼斧神工之下.

对于游戏的隐藏谜题, 我个人感觉是比地毯式搜索的传统点击类解密游戏还要麻烦(困难)的, 这些隐藏谜题中的绝大部分都需要在特定的视角下才能发现, 在这个3D的游戏世界里, 想要找到找全隐藏谜题, 我不得不佩服那些奋战在第一线的核心玩家们惊人的毅力和解谜的智慧.

隐藏谜题带来的后遗症非常明显——看见圆圈和线就想把它连起来.

嘿, 我刚刚在挡风玻璃上又发现了一道谜题!

相比隐藏谜题, 隐藏的音乐挑战成就简直就不值得一提. 不过, 这个成就的解锁条件还是有点恶心的, 它需要玩家在限定时间内解开一系列的随机产生的谜题, 比较考验运气和解题的速度, 我试了很多次才通过, 手柄划线速度慢和题目不好都容易导致挑战失败. 不过这是游戏内唯一一个有BGM的区域(虽然BGM也需要玩家手动触发). 通过挑战后会得到放映厅里最后一个影片的密码图纸.

下面说说隐藏谜题带来的一个额外的惊喜.

WARNING!!! 前方高能剧透反应注意!!!

WARNING!!! 前方高能剧透反应注意!!!

WARNING!!! 前方高能剧透反应注意!!!

重要的警告说三遍, 现在走还来得及!!!

随着隐藏谜题的发现, 一个在游戏最初的教学关卡就存在着的环境谜题被玩家们发现, 这类谜题的隐藏之深让刚刚开始游戏的玩家根本无法预料到, 解开这道埋藏已久的谜题之后, 原本通往游戏岛屿的大门变成了一个隧道, 这在当时是完全超出玩家对游戏的理解的, 进入隧道后我们会抵达一座别墅, 别墅中散落着一些音频文件, 播放录音出现的内容是游戏的Stuff信息.

往别墅的深处走去, 玩家会发现这个别墅本身的存在有着严重的不合理性, 通过窗外岛上的风景就会发现自己在别墅中的移动就像电影拍摄的蒙太奇手法一样, 从一个地方大跨度地移动到了另一个地方, 从空间上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且之前自己所在的地方竟然变成了空无一物的状态, 这是令人极度震惊的. 再往里走, 更是进入了一个谜之空间, 在这里似乎所有物理规则都失去了效用, 除了脚下发光的道路以外, 四周只剩下黑暗和死寂, 这种幽闭感非常恐怖. 硬着头皮向前走, 会发现两个谜题, 解开谜题后会出现现实世界的画面, 这个现实画面里的墙上挂着的壁画正是The Witness游戏内的一些风景, 光是写到这里, 我都感觉心有余悸, 再往里走, 是一道门.

跨过这道门, 游戏画面就变成了一段第一人称视角的视频, 在一阵模糊之后, 世界的样貌变得清晰起来, 你回到了现实世界!!! 我操,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

我们的主角非常疲惫地起身拔掉身上接着的电极装置, 似乎是刚刚从一场漫长的休眠中苏醒过来, 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台电脑, 周围便是我们刚刚在路上看到的现实世界里的画面!

伴随着一系列不明所以的动作, 这段影片以主角走出屋子躺在石椅上为结束, 又一次自动关闭了游戏. 只剩下玩家一个人停留在震惊之中, 破解游戏目录里bk2后缀的视频文件, 会发现这段回到现实的视频文件名字叫做end_video.bk2,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游戏的终结呢? 可这结局到底又是什么意思, 实在不明白.

有一些网友给出了一些有关普通结局和这个开发者别墅结局的推论, 但基本都将之前风车的视频和游戏录音以及雕像排除在外了, 虽然我们知道Jonathan Blow并不是一个很会叙事的人, 或者说他给我们留下了这种不会叙事的印象, 但从Braid的经验来看, The Witness的剧情肯定不是这些简单的推论就能够概括或是代表的. 如果游戏中的诸多细节都没有被利用上, 那么留下一堆费时费力的视频音频雕像又有什么用呢? 岛屿上的细节和结局如果不能连贯起来, 肯定是不能让人信服的.

这个时候就有玩家提出了, 游戏还存在着"真结局"的观点, 别忘了我们的黑色方尖碑和隐藏谜题, 也许一切的真相就在这全部的隐藏谜题被解开之后. 有人又翻到了之前Jonathan Blow的访谈内容, 说是游戏总共包含了667道谜题, 可玩家们把游戏中的所有能找到的谜题翻了个遍, 也凑不够667道, 更别说进入真结局的方法了. 有人说667道是在游戏发售之前说的, 可能后来改过了, 有人说游戏的videos目录下只有7个文件(6个影片+开发者结局), 所以根本没有真结局了. 当然, 玩家们不会轻易的死心, 因为游戏的种种迹象表示游戏有着更深一层的解读, 这究竟是不是在暗示真结局的存在, 现在还完全是个未知数. 或许The Witness的真结局就像Braid里的星星一样, 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被发现和收集完成.

Jonathan Blow在一次访谈中提到的托马斯 · 品钦的后现代主义小说《万有引力之虹》, 与The Witness的叙事手法有些类似, The Witness录音和影片里信息的混乱和晦涩程度估计与它有得一拼, 这部作品我没有拜读过, 有兴趣的玩家可以试一试, 据说译者光是翻译此书就耗费了自己3年的时光.

在这段寻找真结局是否存在的过程中, 我深刻地认识到游戏评测员连想要拿到评测这款游戏的通关资格都是非常艰难的. 24个小时, 这是我目前的游戏时间, IGN的编辑用了40个小时去玩这款游戏, IGN的编辑对游戏理解到了什么程度, 这10分的高分是否还意味着有他没有能够写出来的剧情隐藏要素, 这些我们现在都不得而知了. 如果这10分仅仅是因为游戏的谜题作为解谜游戏有着过硬的素质, 那明显是不合理的, 光是没有BGM这一点怎么说也应该减掉至少半分了.

在The Witness里究竟隐藏了什么, 那些影片和音乐有什么喻意, 开发者结局和普通结局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仍然一无所知.

对于真结局存在的可能性, 有以下几条线索, 或许可以作为其存在的根据:

  1. 集齐一定数量的隐藏谜题, 游戏中湖会发生变化.

  2. 方尖碑和隐藏谜题的存在不可能仅仅作为游戏的额外内容出现(这可是有一百多道呢!).

  3. 游戏的录音, 影片, 雕像以及其他细节在游戏中并没有被充分地利用, 所以存在着将线索串联起来的"钥匙".

  4. 其中的一个语音露了马脚, 暗示了其他语音多是虚张声势, 连录制语音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款游戏简直令人无法相信的就是, 它在游戏的普通"一笔画"之外, 放入了这么多"额外的东西", 却还无碍于游戏的通关和整体的设计, 这一切都是主线内容之外的, 它们就这么被放置在游戏主要目标之外的地方. 我无法理解Johnathan Blow的意图, 他似乎强烈地在暗示着我们, 这个游戏还有着远超你想象的东西在里头, 有那么一些超凡脱俗的, 值得被载入历史的东西在里头, 如果这是作者在故弄玄虚, 我承认我被他唬住了——这万一是真的呢?

我们在分析一个游戏的时候, 对于制作团队在游戏中设置的内容, 究竟只是为了让这个内容作为游戏机制的必要一环而存在, 还是另有其他剧情和设定上的安排, 这是我们无法知晓的. 就像去年我安利的血源诅咒一样, 以From Software在魂系列游戏中惯用的叙事手法, 你不知道主角不断死亡后复活的猎人梦境本身究竟是作为一个维持游戏运行合理性的必要机制存在, 还是世界观设定下本身就有的安排, 从这两种角度去解析就会产生两种假设, 而这两种假设融合其他游戏的内容就会产生更多的东西, 这也就是为什么血源诅咒发布1年, 它的游戏世界还没有完全明朗的原因之一, 对于制作团队在游戏中设计的内容, 我们无法得知其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而为,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在The Witness里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而且它给出的描述, 比其他游戏都更加地淡薄, 更加的虚无, 也更让我们着急和在意.

即使不存在真结局, 我们也对The Witness的剧情充满好奇, 可解读剧情该从何入手呢? 游戏目前给出的资料注定了去解读游戏剧情将是一个异常艰难的过程, 现在已有的剧情解读, 基本是靠脑洞去创造猜想, 虽然能解释其中的一部分内容, 但无法将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 已经有玩家尝试去破解游戏的文件, 并挖掘出了一些内容, 但就目前的进度来看, 还没有什么称得上"关键"的发现.

我们从The Witness中可以读出作者对现有游戏的批判, 所以谜题是否与这个现实相关, 也是不可知的, 游戏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是什么特殊的暗号. 影片中的眨眼频率, 开发者结局中敲击餐具的顺序和音调, 甚至语音本身, 字幕里显示的文字都是暗号. 特别是那个提到莎士比亚的密码的影片, 更加暗示了游戏本身还存在着更加巨大的谜题, 可每一处我们都无法理解, 也许慢慢地随着研究的进行, 会有人去理解, 我不知道这是否值得, 这个游戏如果不是在故弄玄虚, 将会是游戏界的一大震撼, 如果一切真的有谜题和谜底存在, 毫无疑问会开启游戏的全新篇章. 可如果没有, 这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解谜游戏了, 它的谜题虽然是这么妙不可言, 可也终归没能脱离出作为一款解谜游戏的固有框架.

如果有任何人真正解开了这个游戏的终极谜题——这个游戏本身, 请告诉我, 在此献上诚挚的感谢.

总结

The Witness单从游戏的解谜内容来看, 毫无疑问是一款品质优秀的游戏, 但游戏的内容面向的玩家群体略为小众, 这就使得它无法站在更高的舞台上和那些老少皆宜的作品同台较量. 也许, The Witness只能作为一个Cult性质的小众作品存在, 这也许正是作者Jonathan Blow想看到的, 可即便走小众路线, 也要重视成本的回收和盈利, The Witness所能带来的回报, 是否真的值得游戏团队长达8年的马拉松式开发, 我们不得而知, 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目前, The Witness还有着一些难以解释的内容, 如果这些内容能在未来得到合理的解释, 它将毫无疑问的被记载入解谜类游戏的历史, 它会作为一个解谜类游戏的里程碑矗立在那里, 成为未来解谜游戏类开发者的指路人.

在现在这个阶段, 想要给The Witness打分是很困难的, 如果只是当作一个解谜游戏看待, 它的诸多缺陷将导致它的分数不太可观, 如果不包含我在剧透里所说的内容, 这个游戏按照IGN的标准大概只有8到9分. 可如果加上了我在剧透里写的内容——它的存在对玩家是一份强而有力的冲击, 在这莫名其妙的冲击之下, 虽然我们依然是一无所知的状态, 我们甚至都不能窥见Jonathan Blow浩瀚思想中的一丝一缕, 但可是总觉得, 它可能还真值10分. 不得不说IGN这个节奏带的, 还真是有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