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脑髓地狱》有感

周一,在京东商城订购的梦野久作的《脑髓地狱》和八王子P的专辑《电子恋爱》终于送到我的手上,当然后者与这篇文章并没有什么关联,仅仅是作为背景音乐陪伴我读完了这本书。

书刚到手时还未拆封,全新的书看着总是有一种难言的清爽,但是当天我实在是劳累不堪,因此没能马上就阅读。

书的封面上还留着宫崎骏推荐本书时说过的话,以及日本四大推理奇书之首的几个字特别的显眼。我也承认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对这难以捉摸的书名──《脑髓地狱》以及书本身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

还是说到本书的内容上来,全书正文共计444页,老实说我对这个数字有些敏感,因为这是我曾经拥有过的学号,同时也对自己何时能看完此书保持怀疑。毫不遮掩的说,《脑》我看了三天,直到12月13日,也就是我写下这篇后感的几个小时之前才阅读完毕,对于一本444页的书来说,三天看完一般说来不是难事,但《脑》却不同,作为推理小说(也有人认为这是披着推理外皮的文艺小说)有着强烈的逻辑性,近乎每一页都含有不可小看的信息量,以至于我认真的去阅读一页都会感到困难。

《脑》很难读,有很多人在阅读的中途就放弃,在我读完借给同学时,他们往往看不到10页就放弃。日系文学就带有这样的特点,作者梦野倾心尽力完成的前四分之一内容晦涩难懂,剧情埋下了太多问题,导致读者看得云里雾里。支撑我读完《脑》的,恐怕还是多年混迹ACG所锻炼出的“枯燥抗性”,同时也要感谢那些AVG作品的脚本作者们。

以下内容将含有大量剧透,请谨慎选择是否阅读,以免在你未来阅读《脑》时丧失乐趣。

能看到这里的,不是已经读过《脑》这本书的读者就是认定了今后绝不会看这本书的家伙吧,不管是哪一种,我该交待的内容也不会改变。

剧情是围绕正木博士的疯子治疗计划展开的,从头到尾都是正木博士亲手导演的“自然色彩有声电影”。当“我”苏醒过来,听到隔壁女子的疯狂叫喊,“我”作为一个完全不知道情况的精神病患遭受到了精神上的冲击,若林博士随后赶到,向“我”说明缘由,但仍然不愿告诉“我”的名字和我的身世。在几次恢复疗法失败后,若林将“我”带到了正木博士的办公室,开始尝试依靠纪念品们恢复过去的记忆,以及解开关于自己的犯罪事件。当然,“我”没有完全相信若林博士说的话,自认为清醒的“我”被他一步步的暗示诱使我开始读正木博士在一个月自杀前所留下的资料和遗书。至此进入本书的第二部分,也是理论的高潮。

在第一部分中,“我”认识到自己所处的是帝国大学的附属精神病院,“我”则是一位刚刚年满20岁的少年,如果若林博士的话属实,“我”失去的记忆和一起精神犯罪有着莫大的联系,并且隔壁6号病房美若天仙的绝世美少女是我的表妹兼未婚妻,而“我”是受到精神控制在结婚前夕差点勒死她的凶恶罪犯。并且她的精神异常不出意外会在“我”想起过去的事情时恢复,恢复记忆对于“我”来说似乎还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些,都是若林的一面之词,“我”无法信服,反而觉得自己是被耍了。

在这堆完全令人不明所以的充满疑问的文字中,隐隐约约包含着特殊的联系,更古怪的是办公室里的一本名为《脑髓地狱》的书,其首尾由“嗡嗡嗡”构成,与我手中阅读的这本《脑髓地狱》别无二致(为了防止被剧透我让他人检查了一下最后一行字是否是“嗡嗡嗡”这样的拟声词),据若林的讲解,这是一个大学生病患发病所写,且内容以正木博士,若林博士,“我”组成,是个怪诞且对博士充满恶意的幻想故事,这里我认为是梦野式的自嘲,以及对后续内容的暗示。

正木博士留下的材料,从经文到遗书,步步展开,阐述了心理遗传的全新理念,并在《胎儿之梦》中用独特的角度说明了人在出生前由于祖先的经历要遭遇各种痛苦,从一个受精卵进化到人类的过程。这段内容的真实和简单简直让我错以为真都的在看一份科普性的论文,无论从哪个角度观赏分析这篇文章,都能使人拜服。

介绍完心理遗传,开始进行历史材料的阅读,这期间作为阅读者的”我“没有说过话。结婚前夕,吴一郎亲手勒死了他的未婚妻──表妹吴真代子,但实际是假死,被若林所救。时间回朔到数年之前,吴一郎在发狂时杀死了亲生母亲,但由于证据不足,吴一郎被判无罪。这两起犯罪不但手法相似,理应还有更深的联系,读到这里,想必读者已经坚定的认为”我“就是吴一郎──长相俊秀,智慧过人,与真代子天造地设般的般配的美少年(却有着家族遗传下来的精神病)。

随后,关于心理遗传下的精神病,若林的古怪行为,追溯到吴一郎祖辈的病例,交待了正木博士与记者的谈话以及很多很多的事情。

第二部分给人的感觉是晕。首先用《胎儿之梦》和其余几份研究成果给予读者思想领域的重击,塑造一个假象的科学的理论,即心理遗传以及诱发的精神犯罪,作为全书的理论基础,说明得通俗易懂,不由得令我心生对作者的崇敬之情。

第三部分是吴一郎阅读完所有材料,发现若林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本应在一个月前自杀而死的正木坐在椅子上。这段对话几乎是全书的高潮,正木道出了吴氏家族的历史,将这种诱发的精神病追溯回源头──唐代画家吴青秀忠心爱国杀妻后因尸体腐朽太快作画不成而发疯,死去的妻子的妹妹为吴青秀生育后代从中国流浪到日本定居的故事。而吴氏男性发病时的行为都来自于其祖先吴青秀杀妻挖尸的经历,并且诱发精神病的是吴青秀当时所画的《六美人图》。

在大量事实的冲击下,吴一郎陷入了困境,又变得无法接受吴一郎就是自己的现实,难以接受并且承担自己是吴一郎的责任。这时正木博士又抛出了吴一郎其实不是你,你是一个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人的观点,一时蛊惑了吴一郎。但最终吴一郎暂时战胜自己的精神,推理出正木博士是一切的幕后黑手,正木也只好坦言这是他与若林的有关学术研究成果的竞争,双方设下了死局互相敲击吴一郎的神经,希望他能在恢复记忆后为他作证发表研究成果。经过正木用字母替代人名的叙述,了解到若林或者正木可能就是吴一郎的亲生父亲。

第三部分几乎将一切困惑解决,让事件变得有条理,制造了难以想象的复杂关系和巨大的科学阴谋。吴一郎和正木的对话也是亮点之一,最后正木出门,留吴一郎一人难以平复心情,重新审视那令他发狂的画卷,最终发现在卷末其母留下了父亲和母亲的名字。正木一郎此刻陷入了疯狂,在一大段不按正常的时间线进行的自我逃避内容后,突然发现画卷还摊开着,不能被正木见到(正木不知道自己是吴一郎的父亲)。此时进入了本书的最高潮,也是最后一部分。

但是为时已晚,知道真相的正木如遗书所写的自杀了。吴一郎的精神也近乎崩坏,清醒时发现自己还身处正木的办公室,但却是什么都没动过的模样──一切如吴一郎随若林进入这个办公室之初那样,他和正木所做没有对办公室造成影响。

这是我认为全书最恐怖之处,相较若林处理尸体和吴青秀杀妻作画,在心理上更有杀伤力。有阅读此类情节经历的朋友也应该在这时发觉,这不是时间倒流就是进入了循环轮回,从时间轴上可以看出,正木实际上早在一个月前就已自杀(跟若林说的一样,并且在前一天吴一郎引发了惨烈的杀人事件),吴一郎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是他对一个月前发生事情的幻觉,并且这个幻觉还在持续,导致他一再陷入疯癫,同样解释了第一部分中他能在办公室看到的那本《脑髓地狱》(他在这个月中陷入癫狂时所著)。

合上书本,我也逃离出了这个疯狂的世界,感叹梦野的神来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