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之死——RSS订阅源的消亡

RSS也许早就死了.

也许从Google Reader对我们说永别的那一刻起, RSS就已经死了, 或者更早, 在博客开始消亡的2011年, RSS可能就已经死了. 只记得死讯的传出是在这几年——博客主们写了一篇又一篇的悼文, 于是RSS在几年间死了一遍又一遍, 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时候死的, 只知道它已经死了, 走的是那么令人扼腕.

大概是为了所谓的拥抱变化, 最近我又开始翻弄起RSS在线服务了. 以往只是在那些已经订阅已久的订阅源上看看, 也没有想过接收什么新的订阅源, 因为一直觉得数量已经足够, 尤其是当订阅源数量上百后, 每天光是接收和处理这信息爆炸时代产出的信息就足以让一个人花费数个小时的时间, 作为终生学习者, 就更不必说. 事实上我也仅满足于此, 尝试起Feedly以外的RSS在线服务完全是出于意外, 在一番对比和尝试后, The Old Reader直接被刷下榜, 而Inoreader由于订阅不到很多源, 而且界面毫无设计感, 阅读体验不如Feedly, 最终也被我放弃, 别的能用的RSS在线服务就更不能打了, 这让我有一种Feedly还没出手, 别的服务就已经倒下了的感觉.

事实的情况则是, 全世界范围的RSS服务都在消亡, 全世界的RSS订阅源都在慢慢变少, 使用RSS的人也越来越少. 虽然一直有别的博主神神叨叨地喊叫着RSS已死, 但真正由我本人自己体会到RSS已死, 还是这几天的事情, 不去关注根本不会意识到——在去年底, 鲜果关门, 几个月前, 抓虾关门, 国内的两个较大的RSS在线服务都已经死了. 而我用Inoreader整理Feedly的订阅源的时候, 才发现, 不少订阅源的最后更新是在700多天以前了, 还有一些是在300多天前走的, 有几个走了还不到半年, 是网站开不下去了, 还是文字写不下去了, 或许两者都有吧, 我不知道, 现在也不太愿意知道了. 连我自己, 也是捏着两篇草稿, 一直按不下Publish.

这之后的时光里我便这样面无表情地一边在那些已经死去的订阅源上点着Remove, 一边看着往日的记忆消失在数据世界的黑洞里, 就仿佛他们不曾存在过, "你们知道总有一天人们会忘记你们",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但那固执得恨不得24小时都处于理性思考状态的人格特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我, 我只是在自欺欺人.

没有RSS的世界是无法想象的, 现在的数据挖掘和信息推荐技术根本不可能满足那些在信息收集方面有强迫症的人群, 无论哪一种"肤浅"的信息聚合服务, 都不可能比人本身更懂自己. ”人们不应满足于简单地社会化信息聚合或是不能由自己完全控制的伪信息订阅服务“——这永远只能作为小众人群的臆想, 人们即便没有那么多的信息, 也可以好好活着, 事实上, 人们对于本能以外的事情是不感兴趣的——几百年来的进化和更好的教育、更好的环境、对这个世界更多的认识也无法让大部分人因此改变, 而互联网, 其实没有改变任何东西, 所有人到头来还是顺势而为罢了, 浪潮在哪, 人们就在哪, 所以RSS订阅源们到达如今的境地是完全可以轻易想象的.

RSS本没有生命, 是生产信息和利用信息的人给予了它生命, 现在这些人越来越少, RSS的生命便无以为继, 只能走向尽头. 这以后, 大量的信息碎片堵塞住了河流, 散发出难以言喻的令人窒息的味道, 而我们, 只是继续漫无目的地随波逐流, 生死看淡.

R.I.P.